日本学界要求京都大学取消731部队军医学位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郭伟民】据日本《京都新闻》2日报道,日本名古屋大学名誉教授池内了等学者2日在京都大学举行记者会,成立“要求京都大学对731部队军医所授学位进行核实之会”,呼吁京都大学对有通过人体实验获取数据、撰写论文嫌疑的731部队军医授予博士学位一事进行核实,并取消其学位。报道称,这是日本全国第一例要求大学撤回731部队成员学位的活动。

  《京都新闻》称,学者们提出的问题论文之一是京都大学医学部出身的军医少校平泽正欣所写的《关于犬栉头蚤的鼠疫媒介能力》。“要求京都大学对731部队军医所授学位进行核实之会”事务局长、滋贺医科大学名誉教授西山胜夫表示,该论文在特殊实验中使用的实验对象很有可能不是动物,而是人。“如果人体实验属实,那么论文就是造假,也是非人道的行为。京都大学有义务查证实验对象是否是人。”该组织正在募集签名,将于7月向京都大学校长和医学部长提交请求书。

  二战期间,731部队在中国东北进行细菌武器研究,用中国人进行人体实验,罪行累累。《京都新闻》称,除731部队队长石井四郎毕业于京都大学医学部之外,京都大学还授予了约20名731部队成员学位。《环球时报》记者3日下午就此事致电京都大学,该校宣传课负责人表示,目前京都大学不就此事发出任何声明,暂时也拒绝就此表态。

  京都大学是日本仅次于东京大学的世界级顶尖研究型国立综合大学,二战前称为“京都帝国大学”。日本NHK电视台2017年8月播放的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中明确指出,731部队罪行的另一责任主体就是日本高校。当时日本军方与大学的联系非常紧密,军方为大学提供研究经费,大学则向军方提供“科研人才”。据NHK统计,仅京都大学1936年就向中国战场输送37名医学研究者,1942年为75人。据不完全统计,上世纪40年代,日本高等学府每年向侵华日军输送的研究人员都超过100人。

  二战后,日本大学和研究机构出于对战争的反省,大都对协助军事研究持消极态度。但这一情况近年来正发生改变,2014年12月,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情报理工学系研究科修改禁止军事研究的指导方针,今后可以开展军事研究。专门研究宇宙物理学的池内了当时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修改认可了安倍政权的军事合作路线,这不仅对日本未来,对科学的未来都是极其危险的事。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