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下代战机路在何方 力推F35A打的啥算盘?

  “心神”停飞后——

  日本下一代战机路在何方

  ■高卓

  3月5日,是中国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惊蛰”,在日本文化中亦如此。这一天,日本《朝日新闻》爆料,之前紧锣密鼓推进并已经定名为F-3的日本下一代国产战斗机研发计划被终止,日本将改以国际合作的方式获得新战机,以替代2030年开始退役的F-2战斗机。

  早在2017年10月,“心神”技术验证机试飞完三十几个架次,提前“退休”。孰料,才短短几个月后,就传出了日本防卫省决定不再考虑2030年之前开发国产战斗机的消息。这确实让很多对日本自研战机“寄予厚望”的日本航空界人士深感意外,他们甚至急不可耐地要求防卫省必须及时“给个说法”。

  果然,说法来了。3月6日,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回应媒体称,已放弃研发下一代国产战机的消息不属实,F-3未来的命运,还要等到“年中进行评估,并在年末的新《防卫计划大纲》中体现”。

  虽然这种官样文章颇有一种“人家只是心跳没了而已,你们媒体不能就这么咒人死掉”的感觉,但里面的信息量却相当丰富——你可以理解成F-3“死亡”了,也可以理解成它“冬眠”了。

  先进战斗机的研发规律告诉我们,随着飞机从图纸走向生产线,所需的投入会越来越多。日本的总体防卫预算有限(这还不算每年在国会克扣下“打折”的部分),近期航空自卫队加速装备F-35A,海上自卫队又谋求采购F-35B。这种情况下,日本还能预留足够资金用于自研开发下一代战斗机吗?

  早在日本刚刚宣布F-3研制计划的时候,就有分析认为此举的“钓鱼”目的十足,实质是借机把美国拉进合作研发下一代战斗机的计划里。

  日本下一代战机的命运究竟如何?日本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请听作者为您一一道来。

  日本是要“四代半”还是“五代”?

  ——它们都不是我的“菜”

  在3月6日那场记者会上,日本防卫大臣表示,日方向美国和英国都提交了研发下一代战斗机的信息征询函(RFI),并且称这是发展下一代战斗机“信息收集”的一环。

  一些分析人士据此认为,日本下一代战斗机国际合作的备选型号可能是美国的F/A-18E/F“超级大黄蜂”战机和欧洲联合生产的“台风”战机等“四代半”战机。美国的“超级大黄蜂”对海/地打击能力十分出众,足以取代顶着“支援战斗机”之名的F-2;欧洲的“台风”制空作战能力较强,也十分符合日本不断增长的防空拦截需求。但考虑到日本下一代战机是要从2030年开始替代F-2,这类分析就有些站不住脚了。因为它们都有两个问题:一是,这些战机的生产线能不能开到2030年?二是,这两款备选型号战机的底子仍是“四代机”,即便能持续改进到2030年,还能在东亚的天空中担起“空中优势战斗机”的名头吗?综合分析,不难看出,“四代半”不是日本的“菜”。

  也有分析认为,这份信息征询函指向的内容,就是基于日本当前正组装生产的美国“五代机”F-35A的技术,再由日本进行本土化改进。这种方案难度相对较低,可实现性也较大,但充其量不过是日本的保底选择,而绝不是其想要的最佳结果。因为,如果日本想要在美国技术帮助下进一步完善F-35A,又何必苦等12年后才开始采购呢?所以,本土化改进F-35A的说法也经不起推敲。

  日本有福消受“美六代”吗?

  ——只是看上去很美

  那么,日本向美国提交的信息征询函,有可能是指向美国海军正在推进的第六代战斗机计划吗?竞争“美六代”的两大军火巨头,分别是波音公司和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下文简称诺格公司)。之前,日本F-3的多个方案中明显有模仿诺格公司YF-23隐身战斗机之处。YF-23就是当年诺格公司为竞争美国空军第五代战斗机时推出的验证机。同时,诺格公司也是美国海军战斗机的传统供应商。从技术延续性的角度分析,日本的确有意愿与诺格公司展开进一步合作。

  到2030年时,“美六代”很可能还处于原型机后续完善阶段,未必能交付美国海军使用。日本想得到基于“美六代”改进的陆基型号战机更是难上加难。不过,对于此时已经拥有一定数量F-35A的日本航空自卫队来说,倒也不担心多等几年。如果日本真的能消受“美六代”,这意味着,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引进美国技术生产F-15J之后,日本航空自卫队终于有了装备水平再度处于世界前列的希望。

  现在“美六代”还只存在于两家竞争公司各自的方案上,这和日本希望“具体设计方案基于现有飞机设计”的想法出入较大。之前有消息称,日本此前发出的两次信息征询都没有收获什么详细方案,很可能就与这种现状有关。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